杂食动物

不要赞不要关注,存放脑洞文章,多不填坑

HW : 落幕(2017.8.14)

未完结

HW:落幕

那是怎样一种感觉,难受,哽咽在喉咙里。那种苦涩的滋味,是远无法用文笔描写出来的。
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1
John 沉默地站着,或许他该哭的。为什么要哭?他想,是在看到sherlock 与irene拥抱时?还是他们的唇紧密相贴时?也许都不是。
心下适应了这种苦涩感,他竟然为自己感到讽刺。心如冷铁?他可做不到。他能做的,只有默默地站着,默默地听,默默地看。
“我小看你了。”Irene 舔了舔唇,“真没让我失望。”
sherlock下意识地低头看去,他知道她还有后话。
可Irene只是笑,当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个匆匆离去的背影时,她嘴角的弧度扩的更加大了。这让Sherlock 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实在看不透这个女人的想法。
Irene 仰起脑袋,拽着Sherlock 的领带强迫对方将腰弯的更下些。
她的气息在耳边吞吐,Sherlock 的眉头皱的更加深了
“Sherlock , 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。”
2
John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,风景似乎都是新的,他这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跟在Sherlock 身边,听他叨叨伦敦的事情,自己却是从来没有认真去欣赏过伦敦的风景。可一抬头,他就想起Sherlock 语言中伦敦的数据化,这让他又觉得伦敦风景索然无味。
“Oh, doctor . Watson ? ”
John 转身,是Mike 。
“怎么样,与侦探同居的日子好吗?应该会不错吧?我已经看到你在博客上发的那篇" Study  in pink " 怎么说?well , very well . ”Mike 的小眼睛被他脸上的肉挤在一起,这让他看起来格外滑稽。可是John 现在没有想笑的心情。
“咦?”这时候Mike 才注意到身边好友的不对劲。“怎么了?你们闹别扭了?”
“没有。”语气格外生硬。
想了想,他又补充了一句“很快我就不是他室友了。”
“why ? ”
“他将有一个新室友,嗯……she is very beautiful . ”
“she !!!!”
John 奇怪地看了胖子一眼,"something strange ?  "
“nonono. ”Mike 矢口否认。
“所以……我需要一个新室友。”John 自顾自说了下去。
“OK . ”对于好友的决定,Mike 自然没什么好说的。“这个礼拜天,******早上九点见面。”
“对了……”在John 与他分别的那一刻, Mike 还是压不住心里的疑惑,“你的室友……Mr. Holmes 知道吗?”
“很快。”John 想了想,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。

琴新(2016.10.27)

已完结

琴新
1
“GIN ……”
事后少年微弱的嗓音带着一点甜腻飘入男人的耳中,在对方心中荡起层层涟漪。
男人的眼神暗了暗,无名之火从身体某处蔓延,全身都被席卷。清明的眼中是罕见的迷茫与挣扎,所有的理智都在向他叫嚣:是时候该做个决定了。
附身,想在少年唇上印下一吻,本意只是浅尝辄止却在触碰到柔软的那一刻变的粗暴起来。
残存的氧气被肆意掠夺,少年艰难的仰起头配合他的动作。原以为这又将是狂风暴雨的前奏,可是却在情与爱的巅峰戛然而止。
GIN :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他直起身,坐到床边,从床头柜中娴熟地翻出烟,沉默着点燃,随即一言不发,似乎在等一个能另自己满意的回答。
“为什么?”少年用棉被将自己的身子裹成一团,然后沉闷地发声。
“我从来没爱过你。”GIN 的脸笼罩在缥缈的烟雾中,更加令人难辨他的内心。
“别忘了,这只是场游戏。”
工藤愣住了,等到他再注意时,房里早已没了男人的踪影。
他呆了一会儿,颤抖地伸出手,按下电灯的开关。
房里顿时一片漆黑。
泪水不知何时将枕头沾湿,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一个人的啜泣。
2
“哐啷……”
桌子上的罐装啤酒瓶互相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响,似乎都在抱怨被主人遗弃的孤苦。
工藤脸色微红,整个人在街边昏黄的灯光下平添了几分醉意。
明天FBI就要对GIN实行抓捕,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。
终于到了这一天吗……
他低头凝视着罐中的酒液,隐约间倒映出了自己的脸,那神情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落魄。
这次的计划可谓是万无一失,没有了自己的情报,也不知道GIN会如何面对。
这种日子也真是苦啊……
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,就是这种感情每天每夜都在折磨着他,他自以为分手之后他能够完全放下,却发现这一切原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来的沉重,那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几乎让他窒息。
他知道在GIN与FBI之间他应该选择后者,可是,扪心自问,他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更加偏向于前者吧?
真的是,很难做出选择。
醉意涌上心头,他多么想就此沉睡,永远的离开这场滑稽的游戏。
感觉到一双强有力的手搂住了他的腰,朦胧中似乎有人在他耳边低语
“坚持自己的信仰好了……”
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,他还没事来的及思考这个熟悉的嗓音来自于谁,就已经慢慢地陷入了沉睡。
“我不会怪你的……”
“毕竟我爱你啊……”
3
次日。
“你没事吧?”同行的小伙伴一脸担忧地问着明显心不在焉的工藤新一。
计划已经到了最后的部分。一切都如预想那般顺利。GIN这条大鱼,就要上钩了。
“没事。”工藤随便找了个接口,就糊弄过去了。
他的右手紧握着兜里的手机,GIN的号码就在里面。只要他想,GIN随时都有可能知晓FBI的全部计划,随时都可以从这个巨大的网中逃脱。
可是……
他还是犹豫了。
自从三个月前他们正式分手以后,GIN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,他也很少主动关注GIN的情况,哪怕这次也是因为事关重大,FBI出动了大量的人手,他才不得不来的。
况且……
GIN应该早就换手机了吧?以他那种滴水不漏的性格。
工藤勉强勾起唇角,对自己依然残存的感情感到可笑。他很聪明,也从来都知道正邪不两立,这种爱,本就是禁忌。
所以……
坚持自己的信仰好了……
……
距离计划执行已经有一段时间,还没传来GIN 已经被捕获的消息。
工藤莫名地松了一口气。
就在这时候,手机铃声大作。
原本极富有节奏感的铃声在工藤听来却是如此刺耳。
看到联系人的名字,工藤皱眉,找了个没人的角落,按下了接听键。
“有事吗?”
通话突然被切断。
将手机SD卡拔出,一把扔进河里,然后就一下子没了力气,踉跄着步伐。
这下那群FBI也没有证据找小鬼的麻烦了吧。
他斜斜地倚在树上。此时正是正午,耀眼的阳光经过树叶的层层过滤终归柔和,深深浅浅地映在脸上,给他添了些朦胧的光晕。
GIN疲倦地阖了眼,这场拉锯战由他始,也该由他终。
不过……
他的眉眼罕见的传达出温柔的气息。
自己最后还是放不下那个孩子啊。
这么多年的相处,他自然知道两人之间的感情。哪怕最后,他也不想在让小鬼夹在FBI与自己之间难堪。
在他看来,工藤新一是光,注定要温暖世界的光,而自己,却永远只能躲在漆黑的影子里。光与暗,终究不能在一起。
自己手上已经沾染了太多鲜血,有自己的,也有别人的。可是工藤新一不一样,他还拥有自己光明的未来。
GIN比工藤年长几岁,自然知道什么该有,什么不该有。
所以……
既然不能爱,那就恨吧。
分手,也是你我唯一的出路。
可那天我能欺骗了你,却欺骗不了我自己,这些感情便是我这些年来最痛苦的事情。
明明已经明白这段感情的结果会是什么,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见你,想要安慰你,也想要替你承担所有的责任。
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却也还是想要再听听你的声音,想要感受你的气息。
这大概是自己最不后悔的事吧。
现在……
一切都该结束了,工藤,你自由了。
意识越来越模糊,他似乎能感受到时间的流动,将自己慢慢带离人世。
如果他们不是敌人就好了,这些感情也不会变成牵住彼此脚步的累债。
或者说,他们要是从未见面就好了。
可是没有如果,命运偏偏给两人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,他们命中注定会有交集。
工藤新一,我真的好喜欢你,喜欢你的笑,贪恋你的味道。
与你在一起的那些天,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
工藤新一,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,带着我的份,好好活下去……
……
树林一片静寂,再无生息。

CE .( 2016. 10. 27)

未完结
2017.8.14更新

CE
0    Charles        Erik
1
Erik推开那扇玻璃门,在男人面前坐下。他并没有接过对方推过来的茶,而是直接问道:
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男人没有说什么,只是递过去一沓文件,示意他翻开。
Erik眼皮抬了抬,接过文件,随意翻看几眼便扔在一边。
文件孤零零的躺在一边。
“我已经辞职了吧?”
对方抿了一口茶,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:
“上面并没有批准,你的辞职报告又退了回来。”
Erik皱眉,似有些不满。
男人好像察觉到他的情绪,安慰道:
“你也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人已经很难金盆洗手了……不过,毕竟你也没有加入太长时间,所以上头让我传话,说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,”他又将那份资料放到Erik面前,“就批准你的申请。”
Erik脸上总算是添了点笑容,拿起资料坐在椅子上再次翻看起来。
接着,他抬起头:“Charles?就是他?”
“对。”
“一个窝在小酒吧里的调酒师?”
“当然。”
“……”Erik低头继续翻看,如果要他杀的仅是一个普通的调酒师,那就太奇怪了。
能让他出手的,多少也得有点背景和手段。
慢慢的,他的眼神变了,他震惊于资料上的内容。几张薄薄的纸,有将近一半的内容是讲背景。但是,单单在“能力”那一行里,没有任何字迹。
没有能力吗?Erik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,却说不上来。
不过……
他的手指在白纸上轻轻摩挲,这是他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,错过就不一定还有了。他静静思考,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应下此事。
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这是他一贯的原则。
看着Erik远去的背影,男人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。他当然知道Erik的资料里少了些什么,会对Erik的行动造成什么样的影响,可这是上面的安排。毕竟,Erik知道的太多了,为了防止Erik将有关他们的事透露出去,只能出此下策。
男人并没有伤心,只是略微有些惋惜。没办法,这种事,他见多了。
2
“先生,这里请。”带着白手套的服务生微笑着指引Erik到达舞池一边。那是一个僻静的角落,远离了纸醉金迷的灯光,Erik却颇为满意。
服务生退下,只留Erik一人。
虽说自己能力够强,但在执行任务前,来目标所在的地点提前观测一番是他的习惯。他从来不会轻视自己的对手。这可能就是他的厉害之处。正因为不轻视,所以他能够注意到旁人注意不到的细节,成功率也就高一些。
突然,周围的灯光都暗了下来。
Erik有些紧张。
“Charles先生的表演要开始了。”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的服务生解释道。
Erik没心思管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此刻,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舞台上。
无数的聚光灯打在年轻的调酒师身上,普通的黑色礼服硬是被他穿出几分英姿,隐约间露出引人遐思的线条。在这个庞大的舞台上,仿佛只有Charles一人,此刻身边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他的陪衬,他一人的陪衬。
年轻的调酒师微笑着向众人招手,无数的光点洒落在那双暗蓝的眸子里,他的一举一动似乎的牵动着众人的心。
他拿起话筒:
“Ladies and gentlemen!”
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底下却已经有女士们尖叫起来。无论是美丽的小姐,还是雍容的贵妇,她们的眼中都只有那位年轻、自信的调酒师。
“真是个骚货。”一向因为冷面而没有什么女人缘的Erik不满的哼哼。
身旁的服务生嘴角一抽,差点一个趔趄。
我的老天!世界上还没有人敢如此骂那尊大神吧!先生你是蠢呢,还是蠢呢,还是蠢呢?
正在接受众人仰望的Charles忽然打了个喷嚏。底下立刻有女粉丝询问状况。他无奈摆手示意自己没事,接着,清了清嗓子,像往常一样开始了正题。
Charles这次所调的是一种名为“silver bullet ”的烈酒。酒液盛在高脚杯中,绚烂的光辉洒下,酒液更显得炫目。
只是……
Erik捏捏手中的酒杯,送到嘴边轻抿一口。带着些许辛辣的液体滚入喉中,略微温暖了身体。
虽然好看,但这也更加让人难以估计那酒杯中液体的真正价值。
他走了会儿神,再度将视线投到台上时,竞拍已经结束。那个最终的幸运儿站在万众睹目的舞台上,脸上洋溢着骄傲与自豪。
Erik突然轻笑一声。
什么幸运儿,说白了这也是个拼钱财的地方。他们用钱财打败了所有敌人,站到台上接受那不知真伪的荣誉的授予。台下的人再象征性的鼓两声掌,一切就算拉下帷幕。
当初……
2017. 8. 14
CE :续
Charles× Erik

当初……Erik 又想起了自己的前女友,她很美,很美,以至于让人沉醉于她的美貌而将自己的事完全抛在脑后。
他想起了她给他的最后一个眼神,她说“没有女人能在你这里得到幸福。”那种冷漠无情的眼神,一下一下地剐着他的心。
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搂着他的男人,那个富豪,以及那场宴会上所有人向他投来的冷漠的眼光。

all叶(2016.10.11)

未完结

湖面。镜面。倒映着一模一样的脸。
叶秋伸出手,似要去触摸那镜中之人。
一寸。仅一寸。
他收回了手。
神圣之湖不容玷污。
这是从小父母就告诫他们的。
可是,他离真相,只差一寸。
一寸,咫尺天涯。

传说,只要你内心虔诚,就可以在湖面中看到至爱之人。

叶修在一个月前失踪了,就在湖边。
整个村子都找过了,唯独这片湖。
无数的人央求村长带人去搜寻,都被拒绝。
村长说:这是神圣之湖,不可能有人在它周围失踪。他还说,这片湖是被神眷顾的。所以他也不允许那些人去触碰。
这种思想,早就在村民心里扎了根。在他们眼中,这片湖就是神,神是不会吞没人的,除非那个叫叶修的年轻人早已触犯了神灵。这也算是他罪有应得。
无数的人来了又去了,湖面倒映的他也从未隐
没。
叶修这孩子真是可惜了。村中的老人如此说。
那些年轻人听着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他们私下里终于决定一起结伴去看看。

“还没到吗?”黄少天嘟囔。
他们这群人已经在这座山上爬了将近有一个钟头左右了,可是他们甚至湖的边缘都没看到。
“等我找到他,我一定要让他好看!”他说着,又咽下了一大口水。
“快到了。”王杰希看了眼手中攥紧的地图,对众人打了个招呼。
张新杰抖了抖衬衫,湿漉漉的汗蹭在皮肤上让他很不舒服。
没办法,这座山的山路异常的崎岖,他们得花多于平时爬山好几倍的时间来爬。
真不明白叶修那个懒人怎么会来这种地方。
翻过眼前这座山,就是那片湖了。
众人都稍微有一点紧张。
毕竟,在这之前谁也没有来过这座山。这座被传的十分玄乎的山。
孙哲平与韩文清打头,周泽楷断后。众人一个接一个的翻过了那座山。
“大声告诉我,眼前有什么!”黄少天夸张的捂着眼睛。
“少天……”说话的是喻文州,他一直很好奇一个话痨是如何能做到爬山的时候,脸不红气不喘的。路上他也很想搭话,可是他自认为他自己没有那个能力。
黄少天在脑海里,构造了各种夸张的景象,最终猛地移开了遮着眼睛的手。
“什么嘛……”他嚷嚷,眼前的景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。就是一片湖,那种普通的湖。湖的周围长满了野草。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了。
湖面风平浪静,同行的人已经开始在周围寻找叶修。
“传说,只要你内心虔诚,就可以在湖面中看到至爱之人,这是真的吗?”张佳乐蹲在湖边,问站在他身旁的孙哲平。
“不知道。”孙哲平摊开手,表示自己一无所知。
“这都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,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依据。”张新杰往远处看,湖面一望无际。
“快看!湖中出现了老叶耶!”黄少天激动地大喊。真的有这么灵吗?他的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小兴奋。
众人哗啦一下全围在在了他的身边。
“真的!”方锐也跟着起哄。
他们的确看到了,就在水中。
他细长的睫毛温顺地垂落,在脸上投下了细小的阴影。嘴唇红润,似乎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这使他脸部的整个轮廓都显得十分柔和。
他双手叠在胸前,衣角隐约间还随着水波而摆动。
他就像是在水中睡着了一样。
喻文州皱眉,为什么这么多人唯独黄少天眼前的水面可以显现出人影,其他人都不行。他自信他对叶修的爱意丝毫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人。
“你是怎么看到的?”张新杰已经开始询问了。
“我……”黄少天有些犹豫。“当时我就站在离这不远处。”
“等一下,”王杰希打断了他的话。“你是说当时你并不在这里?”
“对。”说话的是喻文州。“他当时和我在那边。”他抬手指了个方向。
就在他们谈话时,张佳乐蹲在湖边咽了口水。
真的好想去摸一摸老叶啊……
可是,手刚伸了一半就停住了。
他想起了村中老人的告诫:神圣之泉不容玷污。
就在他纠结之时一只手直接伸入了清澈的水中。
张佳乐错愕地望向手的主人――周泽楷,随后他听见周泽楷低沉的声音:“有点软。”
“……所以说当时我远远的看见这边水中似乎有个人影就跑过来了,然后就大喊。”黄少天尽量用简洁的语言来概括事情的经过与结果。
“所以这是因为你内心不虔诚?”方锐瞪大眼睛。
黄少天:???????
“可能……”喻文州慢慢开口,“村里的传说本来就是假的吧。”